1.急診內科

令人緊張的內科開始了。在高醫內科,Intern的primary care要total care,意思是要完全負責照顧病人。通常會到3~5床,一天頂多接兩床新病人。其實也還好,因為真的有問題要問其實學長跟主治醫師都會很樂意協助。

而我的第一個course是急診內科,沒有Primary care。但要一直插入鼻胃管,尿管,做心電圖等雜事很多。從食物中毒到心肌梗塞,腸胃道破裂的狀況什麼都有。

還有,夜班會很累,夜班人力少,又有很多狀況。就算沒有幹嘛,像是寶可夢中的異常狀態一樣,會隨時間的流逝消耗你的體力。不到三週居然有十班夜班,真的很累。

基本上在急診內科是看自己想不想學習。

如果來到急診內科覺得是打打雜,或認為自己是工具人,那就是工具人。不多也不少,畫地自限。如果覺得自己是急診醫師,想要與急診主治醫師討論或請教,那肯定受惠良多。態度決定高度積極一點,就可以得到更多。我個人在全部內科結束後回過頭來看,在急診內科不像平時值班在處理雜事,而是處理真的很緊急的狀況。就算不是第一線,也可以參與在裡面。

1-1.急診故事 vol.1

這是在八九點時遇到的Case,令我印象深刻,當天也把他的故事寫在Instagram裡頭。

手機錢包鑰匙通通都沒帶出門。
一身運動裝扮騎腳踏車去打球。

卻再也沒辦法回到家。

對,他是無名男。
是今天OHCA的病人。
周遭的球友只知道是39歲。

到半夜,家人才會知道他已在高醫太平間,躺著睡著,只不過失去了溫度。

瀕臨急救時間三十分,
我壓的ambu bag忽然出現莫大的抵抗力,我低頭發現。

他在發聲
頸部發力
然後眼睛轉動

然後就像斷線一樣,又跟原來一樣不動了。

我那時直覺他靈魂已經走了。真的走了。

一邊壓著bag,唸了主禱文及禱告。禱告著願上帝帶領他,不讓他迷路。

我的ACLS,原來最後還有流程。

人生無常,只是稀鬆平常的一趟打球路程。卻也沒想到這會是最後一趟路程。有誰可以保證,我們可以真的回到家呢?

1-2.急診故事 vol.2

中年婦女,OHCA病人。

據說她是被家人推進去計程車裡面,然後急送到高醫急診室的。推進計程車前意識不清,到高醫時眼瞼已發黑。狀況實在不大妙。

像這樣的病人我們就會稱為OHCA(院外心臟停止Out Hospital Cardiac Arrest),急救的成功率是看第一時間的CPR。想當然爾,在計程車上面不大可能做CPR,到高醫時護理師和我上前把她拖出來到急診推床上。

急診主治醫師一看奇怪。原來如此,她稍早有來過我們急診室。仔細看當時病歷,她當時是不明原因的頭痛及全身不適感來到我們急診過。診斷是高血壓急症,收縮壓接近210。血壓過高。醫師請病人留院觀察,檢查。

病人休息過後,覺得舒服一點了。於是他就AMD(對抗醫療建議Against Medical Advise,在台灣會說自動出院AAD),要回家去了。不肯聽醫療人員的建議。

然後不到半天的時間,他就這樣第二次來急診。

第一次站著進來,第二次躺著進來。

再也沒有站起來的機會。

台灣普遍都不大愛尊重專業意見。與其聽醫師的建議,還比較愛聽隔壁鄰居阿姨的建議吧!

遇到這樣的事情實在令人惋惜。拼了老命壓了半個鐘頭CPR,滿身大汗時,聽到這樣的來龍去脈,實在令人感慨,又令人沮喪。如果她有留下來,是否少了一個悲傷的家庭呢。